Moments

小荷才露角 蜻蜓立上頭

     19世紀末20世紀初興起了跨越近30年(約從1880-1910年)名為新藝術的藝術運動。從此一種全新的美學形式進入了人們的視野。這種新藝術風格充滿了極致的幻想美。設計原型多採自大自然中的花卉和昆蟲,設計誇張大膽,色彩瑰麗。主要的選用金、銀、銅作為胚體,以琺瑯上色,鑲嵌寶石及半寶石。當時更是喜歡使用彩色玻璃(Art Glass)來增加飾品的夢幻之感。這種名為Plique-a-Jour Enamel的琺瑯技術被運用到了極致,我們又把用這種技術製作出的琺瑯叫做:空窗琺瑯或者鏤花琺瑯。運用Plique-a-Jour Enamel技術製作出來的琺瑯,因其高度的透光性和柔和又不失豔麗的色彩,而倍受珠寶愛好者的追捧。由於高質素琺瑯製作的繁複和耗時,現今全世界從事琺瑯製作的工廠已經寥寥無幾,擁有Plique-a-Jour Enamel琺瑯製造技術的更是鳳毛麟角。

Rene Lalique就是那時“新藝術風格琺瑯飾品的傑出代表。最為人熟知的則是他的蜻蜓飾品。他的首飾設計善將大自然花鳥魚蟲元素與人形相結合,風格及用色都極其大膽。

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。這次藉著夏日降至,跟大家一起來欣賞下迷幻的蜻蜓飾品。

Top